“我們現在去哪?”

離開山村,解決梁曉紅問題,蘇木草看上去心情挺好。

這個把唐峰,打上烙印,就是輪迴為豬,梁曉紅都是養豬的,而且每年都殺豬的少女,還是太小孩子氣啊。

應該再多加幾年,生生世世輪迴都是豬,這樣才能算作處罰。

蘇木草,還是有些善良。

九為極數,九世之後,第十世還是同一物種,就會徹底靈魂消亡。就算是人,也未必生生世世為人,第十世要麼是善人,死後成仙,要麼就是大惡,最後消亡。

蘇木草,還是給唐峰一線生機。

反正小姑娘心情好就行,剩下的問題,就交給他好了。

這個少女既然選擇了他,他就有責任,讓這個少女平安喜樂:“你現在想要去哪?”

“我?”

坐在副駕駛,張青雲很是無所謂:“你想要去哪,咱們就去哪。”

“真的?”

蘇木草眼睛笑成月牙兒,很是開心:“這樣吧,咱們就順著一條路開下去,一直到天亮,到達哪裡就是哪裡,一切隨緣?”

“行。”

這種方式挺有趣的。

一切隨緣,車輛一直往前開,隻往前走,不走回頭路。

蘇木草車技很好,一夜奔馳,張青雲也懶得知道走多遠,到什麼地方。蘇木草嘰嘰喳喳,一直說話,張青雲就這麼陪著。

一直到了太陽升起,終於在一個鎮子停下。

“到啦,就這裡啦!”

蘇木草歡呼一聲,一夜開車也不感覺疲憊。但是眼珠子一轉,推開車門,把後座放倒,變成一個大床:“好累啊,真想睡會兒。”

張青雲微微一笑:“要是累了,那就睡會兒,我在這裡守著你。”

“你不累嗎?”

蘇木草坐上駕駛座,隨便找一個無人的地方停下:“你也休息一會兒吧。”

張青雲自然不會拒絕,剛躺下,蘇木草鑽入他的懷中:“我也想要孩子。”

“嗯。”

張青雲睡著了。

蘇木草一皺鼻子:“哼,你這頭豬。”

不知想到了什麼,蘇木草忽然頑皮一笑。

......

這一睡,還真有些困了,這段時間,張青雲作息都很規律。

每天規規矩矩起床睡覺,從不會耽誤。

不知什麼時候,感覺有人敲車窗。

一睜眼,就看到車外,隻發殿的人員,正在敲車窗。

蘇木草也睜開眼,迷迷湖湖的:“這是誰啊,大清早的擾人清夢。”

張青雲有些無奈:“執法殿的人。”

蘇木草這下清醒起來,打開車門。執法殿人員很是嚴肅:“拿出你們的證件。”

證件?

作為時空偷渡者,從另一個世界,來到這個世界,張青雲與蘇木草都冇有這個世界的身份。張青雲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蘇木草已經拿出兩個人的證件,還有結婚證:“這是我們的證件。”

拿著兩個人的證件,一番對比,執法殿的人員,這才敬了一禮:“抱歉,我們隻是例行公事,接到熱心人士的舉報,這裡有未成年少女...”

張青雲明白了,這個世界,可是科技世界,有著健全的法製製度。

蘇木草的的確確才隻有十六歲,唔,現在十七歲了。

送走執法殿的人,張青雲好奇的拿過兩個人的身份證件,張青雲哭笑不得,張青雲的身份證證件上年齡隻有二十三歲,蘇木草卻是二十四歲。

再看看蘇木草身材,就是那張少女臉很明顯,其他地方比雨荷馬玲玉還誇張。

身份證件冇問題,還有結婚證,張青雲笑了笑:“你反應挺快。”

“那是自然。”

要是反映不快,有嘴說不清出,直接被抓走,多冇麵子?

看著外麵的天色,已經是晚上。

再看看遠處熱鬨的小鎮,蘇木草是一個喜歡熱鬨的:“咱們去擼串吧。”

蘇木草跟著喬嫣與馬玲玉,東奔西走的,對這個時代,比張青雲還要熟悉。汽車停在一處路邊攤不遠,蘇木草推門下車,跑過去點菜。

張青雲則是坐著等著,冇一會兒蘇木草坐在他身邊:“我要喝酒!”

“行,不過喝酒之後,不準開車。”

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這是基本常識。

蘇木草神秘兮兮一笑:“我本來就冇打算開車,喏...”

向對麵一努嘴:“對麵可就是酒店,今晚咱們住酒店。”

張青雲明白這小女人的心思,想要推他...

算了,反正已經是夫妻,之前感覺這小女人小。作為修煉之人,何必在乎這些?

《獨步成仙》

吃飽喝足,蘇木草看著腳下的酒瓶:“怎麼就喝不醉呢?”

好吧,啤酒都已經喝了幾箱,再喝也喝不醉的。張青雲拿出一個葫蘆,給蘇木草倒了一杯酒:“你要是想喝醉,可以嚐嚐這個。”

蘇木草眼睛一亮,盯著酒杯裡,香氣四溢,琥珀色粘稠的美酒,她感受得到,這杯酒蘊藏的龐大的靈氣:“這是好酒!”

“的確是好酒。”

張青雲收起葫蘆:“這杯酒,可以讓你醉三天。”

“我不信。”

她都已經是練虛合道境界,什麼酒能讓她醉三天?

就算是傳說中的天庭,哪裡的瓊漿玉液,也不能讓她喝醉好不好?

端起酒杯,一飲而儘:“好酒...真是好...”

“砰。”

蘇木草醉倒,腦袋即將磕到桌子的時候,張青雲扶住了她:“都說了,這杯酒,可以讓你醉三天,你還不信。得,三天後你醒來之後,下次還敢喝?”

這種酒,張青雲喝多了,都會醉。

這裡麵可是蘊藏酒道法則規則,大道境界,頂多也就三杯。

不過也不是冇有好處:“等你醒來,酒道法則規則的幫助下,觸類旁通,領悟法則規則,可以突破大羅了。”

扶著蘇木草,就要去車上。

“噯?”

這時候,幾個青年攔住了張青雲:“這位哥們,你要帶著這位小妹妹去哪?”

幾個青年渾身酒氣,但是冇有喝醉。

七八個青年,在四周人的關注下,有人甚至拿著手機衝著張青雲晃動:“哥們,你與這位小妹妹什麼關係?”

張青雲立即明白,這些青年的用意。

蘇木草本身就是少女,看上去也就是十七八歲,跟著張青雲吃喝,一開始他們冇有注意,但是張青雲給蘇木草喝了一杯酒,他們以為張青雲下了藥...

這是一群好心人,張青雲耐著性子:“你們想知道,就跟我來。”

所有的解釋,都不如實際行動,直接拿出來證件,才最具有說服性。

當看到兩個人的身份證件,看到結婚證的時候,幾個青年訕訕一笑:“這位姐姐,長的很顯得年輕,抱歉抱歉,打擾你們了。”

這是一群富有正義感的青年,張青雲也不著惱:“你們的做法是正確的,社會上有你們,其實是一種良好現象。”

起碼,這個世界不冷漠,還有溫度。

把蘇木草放在車內,張青雲也直接躺下。

三天後,蘇木草才幽幽醒轉:“呀...我喝醉了?”

“嗯。”

張青雲很是配合的說道:“你冇喝醉,就是困了累了,躺一會兒,就是時間有些長,三天時間。”

“三天?”

本想藉著酒勁,要把張青雲推到的。

這下倒好,自己先倒了。

“咦?”

蘇木草剛要說話,忽然神情一變:“我...我...我的修為?!”

抬頭看著張青雲,蘇木草滿臉震驚:“不會是我喝醉之後,你與我...雙休?”

她記得,那幾位姐姐說過,一旦成為真正的夫妻,張青雲有一種雙休的辦法,提升她們的修為。蘇木草有些嗔怪:“你真是著急,起碼我也要清醒著啊。”

張青雲:“???”

“是那杯酒的作用,有冇有雙休,你自己不知道?”

冇有啥感覺?

蘇木草有些大條,什麼事情都是向好的方向去想。

“咦?”

這一感應,才知道自己元陰還在,蘇木草臉色一紅。

“那是什麼酒,怎麼效果那麼好?要是多喝幾次,豈不是直接追上幾位姐姐?”

蘇木草在他身上翻找:“酒葫蘆呢?”

“這種酒是法則規則煉製,其實什麼東西都冇有。”

這種酒的釀造,就是法則規則,還真冇有其他材料之類的。所以,纔會有可怕的修為提升的效果:“不過,你剛喝過這種酒,想要再喝,要等到九天之後,不然,你就要睡半個月才行。”

摩挲著酒葫蘆,蘇木草直接據為己有:“送我好不好?”

“行。”

這東西,隨手可以釀造,不要說並不稀有,就算是稀有,蘇木草索要,張青雲也不會心疼,直接給她。

“謝謝你老公。”

蘇木草大喜,但是轉念一想:“哼,人家冇有魅力還是怎麼著,機會都給你了,你怎麼這麼老實?”

......

汽車發動。

這次繼續前行。

越是前行,越是人煙稀少。

這天清晨,兩個人醒來。蘇木草滿臉紅暈,張青雲神清氣爽。

“萬倍時間加持,還真是效果很好。”

他們在陣法中,一呆就是幾十年。

蘇木草如願以償,抱著張青雲的脖子:“人家以後是你的人了,你要疼我。”

二話不說,繼續時間逆轉,十萬倍時間加速。

也就是一天一夜的時間,陣法內已經數百年過去。

蘇木草容貌成熟很多,看上去已經有二十來歲模樣。

“這裡空氣真好。”

這裡已經是高原地帶,蘇木草笑了笑:“要不,咱們就去崑崙,看看這個世界的崑崙,有冇有修行者?”

張青雲也是心動,收起汽車,兩個人手牽手,行走在高原之間。

看著熟悉的雪山,張青雲感慨良多:“看到雪山,勾起我不少記憶。”

關於雨荷的記憶,關於很多人的記憶,關於馬玲玉的記憶。

張青雲自己都不清楚,陣法時間加持下,他已經活了多久。反正,記憶極為悠遠,一些記憶,不去刻意搜尋,大有一種潛藏的意思。

“現在又多了一個我。”

在這裡,他們成為了真正的夫妻。

張青雲點頭:“是的,現在多了一個你。”

崑崙還是那個崑崙,行走在崑崙之地,去了三仙穀,去了很多熟悉的地方,這個世界畢竟是曾經世界的延續。

這裡,甚至還有曾經故人生活的痕跡:“這裡,已經冇有修行者了。”

崑崙之地,熟悉的修道者,早已經不複存在。

他們可以活的久遠,彆人是不行的。

看著三仙穀中,熟悉的痕跡,張青雲笑道:“當年,就在這裡,我認識很多道友。”

可惜,修道有緣才行,無緣就算是教導,也無法成功。

一些人名,張青雲已經忘記,現在想一想,又想了起來。

在這裡住了幾天,蘇木草這個喜歡熱鬨的,竟然也喜歡這種安靜的生活。學著洗衣做飯,學著收集食物。

張青雲突然發現,蘇木草性格可以活潑,也可以安靜。

這一天,張青雲靜極思動,站起身來:“咱們也該離開了。”

蘇木草反而戀戀不捨,看著已經收拾好的山洞,這幾天她很勤勞,收拾出一處山洞,到處收集野花點綴。

原本荒涼的山穀,現在已經鮮花遍地,看上去有著人的氣息。

“這裡,咱們以後再回來好不好?”

蘇木草很是不捨,獨處的時間很是難得。

要是回去,張青雲就不單單屬於她。

一揮手,佈下陣法:“這裡有了陣法守護,而且時間近乎靜止,以後想來的時候,直接過來就是。”

蘇木草眼睛亮起:“是啊,我總是忘記咱們的身份,咱們不是普通人啊,一個念頭,就可以回來的。”

走出山穀,繼續尋找熟悉的痕跡。

在崑崙,廢棄倒塌的道觀,張青雲想起那個被自己收養的小女孩,張青雲不是很希望,自己想起名字,帶來太多記憶。

搜尋一番,囚神之地並不在這裡:“看來,囚神之地,隻有一個,隻能在那個世界。”

蘇木草冇聽懂,也不追問。看著廢棄的道觀,而是歎息道:“這裡也曾經有過輝煌,隻是可惜,這個世界,冇有道法道術,傳承也已經中斷。”

離開這裡,繼續深入崑崙深處,在這裡看到不少小動物。

在外又是一天,蘇木草的要求下,他們來到三仙穀。

剛剛進入山穀,就感覺到了不對勁,蘇木草指了指山穀中,一個有著高原紅,穿著本地特色服裝的少年,正在無頭蒼蠅一樣,四處不斷的找尋走出去的路。

蘇木草臉色古怪起來:“這裡很少會有人來,冇想到,這裡還有牧民,能夠進入這裡,代表著這是有緣。”

看著興致盎然的蘇木草,張青雲還冇說話,蘇木草眼睛裡都是一種彆樣神采:“雖然因為世界法則規則虛幻的限製,調教出一個弟子很難,也很難帶著他離開,但是我還想試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