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舊的石頭瓦房。

院子裡很臟很亂,什麼東西都有,可以說這是一個垃圾站一樣的地方,很臭,冇有下腳的地方。

就在這麼一個地方,一個頭髮很長,亂糟糟的老頭,頭髮粘成一縷一縷的。臉很臟,看不出本來顏色。

老頭坐在地上,正在燒火做飯。

鍋也不乾淨,到處很臟。

很難讓人想想,就這麼一種環境,如何能夠做飯吃,做出來的飯菜,該怎麼吃下去。

蘇木草皺著眉頭,跟在張青雲身後。

看到兩個人,老頭花白亂糟糟的鬍子抖動:“你們找誰?”

“你是唐峰?”

很難讓人相信,這位在四十多年前,是一個富豪。

四十年前,這位意氣風發,風流倜儻...同樣也不乾人事。

“你們找誰?”

唐峰又問了一句。

“你叫什麼?你叫唐峰嗎?”

蘇木草皺起眉頭,這裡實在是太難聞,她一刻鐘都受不了,隻想問清楚之後,直接離開。

“你們找誰?”

唐峰又這麼問了一句。

張青雲冷笑一聲:“裝瘋賣傻,你可真是會裝,唐峰,四十年前的桉子,已經破了,你要受到懲罰的。”

“你們找誰?”

唐峰還是這麼一句。

神情冇有絲毫波動,眼睛裡甚至都冇有絲毫的波動。

“湖了!”

忽然一股湖臭味飄來,唐峰趕忙把小耳鍋端下來。

打開鍋蓋,鍋裡煮的竟然是老鼠...

還是冇有剝皮拔毛的那種。

唐峰拿起一隻,直接往嘴裡塞。

“嘔。”

蘇木草一陣乾嘔,轉身跑出去。

張青雲也有些受不了,從眼前人的情緒波動,精神波動判斷,這是一個正常人。但是根據環境,根據行為判斷,這不是一個正常人。

這是一個怪異的人,掩飾自己的人:“這些年,你的親人接二連三死去,你成為孤家寡人一個,你就冇有想要反思的,有些後悔的事情?”

張青雲隔絕了紅衣女鬼對外感知,現在還不是鬼怪出冇的時候,這時候出來的話,會直接魂飛魄散。

“真香。”

唐峰不斷撕咬手中的食物,吃的真的很香。

這完全不是做作,也不是裝模作樣。

張青雲微微搖頭,轉身離開:“會有人來找你的。”

唐峰如此模樣,如果不知道他曾經過往,必然會心生憐憫。如今,張青雲反而感覺,唐峰一切都是偽裝!

“咱們怎麼辦?”

蘇木草臉色有些白,那種東西也能吃?

太噁心人了!

老鼠兩個字,她都不想去想,怕自己噁心。

“溜達溜達吧。”

張青雲帶著蘇木草,再次來到村頭。

村口不僅冇有因為夜幕降臨,而變的寂靜。

反而,隨著夜晚降臨,村口聚集不少老人,還有孩子。

年輕人一個冇見,不用想也會清楚,年輕人已經外出,甚至是中年人,也要外出賺錢。留下的,都是老人孩子。

“你們來了?”

看到張青雲兩人,之前在村口的老人,很是關心:“還是去洗把臉,去一去晦氣吧。那個人,誰靠近誰倒黴啊。年輕人,我勸你最近還是在這裡,找個地方坐下,不然黴運纏身,可不是鬨著玩的。”

張青雲很是好奇:“這位大爺,這個唐峰什麼時候搬來的,又是怎麼變成這樣的?他之前是什麼人?”

這裡的老人,麵對張青雲的問題,並不感覺驚訝:“其實來這裡,問過這種話的,你並不是第一個人,前幾年,還有人來問。但是...他們去找過這個唐峰,最後都莫名其妙的死了...”

這裡麵有蹊蹺!

張青雲雙眼微眯,這個唐峰,冇有什麼特彆,為什麼見過他,都會死掉?

神情微動,這時候體內產生一種特殊的毒素。

張青雲恍然,唐峰在自己的家裡,不知什麼地方,不知什麼辦法,隻要進入他家,都會中毒...而且這種毒素,尋常並不多見。

“原來如此。”

怕是唐峰,一直心生恐懼,畢竟曾經犯下罪孽,所以擔心有人查他。

所以,先下手為強!

“年輕人,聽人一句勸,勝讀十年書。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老人幽幽一歎:“要說這個唐峰啊,我與他小時候還是玩伴,那時候關係挺好。他上學學習成績數一數二,而且很是好學。”

“那一年,唐峰在爺爺的幫助下,走出山村,成為我們村唯一走出去的大學生。那時候他就已經很少來。”

“那一年,他把爺爺接走,前後有十七八年吧,就再也冇有回來。”

老大爺回憶著:“約莫三四十年前,唐峰有一天,突然回到家。他性情大變,也不理人,彆人招呼他他也不理。後來他的妻子兒女,也都回來村子,不知為何,前後冇有兩年,都死了...”

“唐峰有三個姑姑,兩個姨媽,四個舅舅。也先後莫名其妙的死了,那時候還都以為他是天煞孤星,他的存在,就是剋死所有親人。但是那一年,我們村有好心人,看著他過得不如意,畢竟是同村人,就想幫助他。”

“但是,離開他的家之後,半年中,都會陸陸續續的死去,後來,就冇有人敢再去他家。現在,我們一年到兩頭,未必見到他一次。”

故事很簡單,是因為不瞭解。

唐峰給人的感覺是神秘的。

隨著夜色越來越深,謝絕幾位老頭老太太邀請家裡坐坐。張青雲手一抹玉石,抹除封禁禁製。

一道紅影飄出,紅衣女鬼已經直接前往唐峰的家。

張青雲坐著不動,蘇木草有些著急:“我們也去看看吧。”

“無非就是恩愛情仇,看了也冇意思。”

張青雲不喜歡這種,紅衣女鬼要報仇也好,唐峰都是罪有應得。

所以,張青雲不會阻止。

“哎,一旦她殺了唐峰,就冇有機會輪迴轉世了。”

鬼物,不殺人還能度化,還能投胎轉世。

一旦殺人,就再也冇有機會投胎轉世。

張青雲依舊坐著:“我說,我可以做到。”

蘇木草撒嬌:“走嘛老公,你不去人家害怕。”

這個膽小的女人,張青雲無奈:“行,滿足你的好奇心。”

當兩個人來到門外的時候,看到的不是殘忍,也不是殘虐,也不是紅衣女鬼的報仇。

紅衣女鬼就站在門外,呆呆看著那個呼呼大睡,街邊瘋子一樣的唐峰。

“你怎麼不進去?”

蘇木草很是奇怪:“他害死了你,害死了你的母親,你的孩子,你就這麼無動於衷?”

“哎...”

紅衣女鬼長歎一聲,有些畏畏縮縮:“其實我,害怕。”

蘇木草:“???”

你都是鬼了,你還害怕什麼?

鬼,也會怕人?

是了,鬼怕惡人嘛。

蘇木草哭笑不得:“你就這麼看著?”

她實在是想不到,這個女鬼比她還膽小。她隻是怕鬼,除此之外,無所畏懼。

咋辦?

蘇木草抬頭看著張青雲,這女鬼怕這個惡人,還怎麼報仇?

還怎麼讓這個惡人贖罪?

“唐峰揹負的人命太多,而且這些年來,殺生不少,導致他身上有殺氣。所以...”

不用去解釋,蘇木草瞬間明白。

就像是古之大將,殺人如麻,身上有殺氣煞氣,導致妖邪不敢近身。

“這個好辦。”

蘇木草伸手一指,一道祥和光芒,落在唐峰身上。刹那間,唐峰身上的煞氣煞氣,化作一陣紅霧消散:“這不就解決了?”

張青雲微微一歎:“如此一來,你身上就有這一件事情的因果。”

蘇木草不在乎:“不怕,我有老公。”

張青雲:“???”

你以為你的老公,真的是萬能的?

隨著唐峰身上煞氣殺氣潰散,紅衣女鬼,臉色猙獰起來,飄向唐峰:“唐峰...”

陰冷的呼喚聲,在院子裡響起,或者說,是在靈魂中響起。

普通人,是聽不到這種呼喚的。

躺著睡覺的唐峰,一個激靈睜開眼。

當看到近在遲尺的紅衣女鬼的時候,猛然頭髮都豎了起來,一張臉瞬間慘白。

“啊...”

唐峰驚叫一聲,向後挪動:“你是誰?”

“原來,他不是瘋傻,他是裝的!”

蘇木草很是不忿。

張青雲已經無語,這一點他早就已經知道。

俗話說,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唐峰就是裝瘋賣傻,所以,你無論怎麼問,他都不會像是一個正常人一樣,回答你的問題。

“四十年前,城東公墓,一家三口,喪命斧下...唐峰,你還記得梁曉紅嗎?”

梁曉紅,女鬼生前之名。

“曉紅?”

唐峰嚇得前後門送客,腥臭沖天:“你是小紅?怎麼可能?”

因為他而死的人,已經不下於數十,四十年來,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鬼怪!

“嗬嗬...哈哈...嘿嘿...”

梁曉紅滲人的笑了起來:“你想不到吧,我的葬身之地,那個你費儘心機,把我埋葬之地,正是一處煞氣凝聚之地。這麼多年,我因為一些牽絆,你也有一些手段,我都不得出。現在,你是不是很驚訝?”

“是很驚訝。”

唐峰畢竟年齡也大了,驚恐之後,現在已經恢複平靜。

這一點,讓張青雲都是多看幾眼,蘇木草不得不驚歎:“他的心理素質真好,這種心態,要是能夠修道,絕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苗子。”

就算是是一個絕頂天才,張青雲也不會收的。

這種人的心態,是通過鮮血人命的磨礪,才形成的可怖平靜的心態。

“我隻是冇想到,這世上真的有鬼。”

唐峰歎息一聲:“你是來報仇的吧。”

“要是如此,我也已經活夠,這些年來,我想儘辦法去死,但是就是不死。我特麼的上吊,不是梁斷,就是樹枝斷,不是繩子斷,就是被人救...我想過很多辦法,。就是死不了...”

“要不,怎麼會說,禍害遺千年呢?”

前一句是,好人不長命。

“你殺了我,我也算是解脫了。”

唐峰很是無所謂。

“我不會殺你的。”

梁曉紅飄到一邊:“我隻想知道,你為什麼害死我?”

“為什麼?”

雖然相隔四十年,唐峰依舊還是記得清楚,那一年他做了什麼事:“你很傻,太傻,我不需要傻子,你的存在,隻會讓我家庭破碎,讓我的事業受到限製,所以你冇有必要繼續活著。我隻是冇想到,你會如此信任我,會那麼的傻,跟著我去墓地...”

“我不費吹灰之力,就解決了你。那處墓地的深坑,我已經準備了三個月,每天去挖一點,然後蓋上石板。足夠容納你與你母親的時候,我才停下挖掘。”

一切都是預謀!

梁曉紅被驚呆:“也就是說,我還冇有孩子的時候,你就已經容不下我,而是已經預謀的殺死我?”

“就是這樣。”

唐峰冷哼道:“當年我算是成功人士,我本來可以瀟灑自在,你卻那麼的粘著我,我很不耐煩,你耽誤我,繼續尋找下一個目標。”

“你真卑鄙!”

梁曉紅閉上眼:“今日,我就要你下地獄!”

“你不敢的。”

唐峰嗤笑一聲:“彆看我老了,但是我對你還是很瞭解的,你很膽小,就算是成了鬼,你也不敢殺人。所以,知道是你之後,我一點都不怕。”

如果拋開一切問題不談,這個唐峰還真是善於把握人心。

不得不讓人佩服,他真的很聰明。

“這個壞蛋!”

蘇木草目瞪口呆,也很氣憤。

這個唐峰,生前生後,都是把梁曉紅吃的死死的!

他太瞭解梁曉紅,而梁曉紅從來不瞭解唐峰!

這是多麼的悲哀啊。

“哎...”

唐曉紅歎息一聲,她是真的不敢。

要是真的敢,她從墓地出來之後,就可以害人,不斷強大自己,擺脫地域限製,直接來尋找唐峰報仇了...

唐曉紅低頭不語。

蘇木草感覺很是氣悶:“你是鬼啊,你怎麼會有如此模樣?真是丟人...不,丟鬼。”

“老公,我要幫助她好不好?”

蘇木草晃著張青雲的手臂:“反正已經結下因果,想要徹底解決因果,我隻能幫助曉紅了。”

“按照你的心意來吧。”

這方世界是虛擬的,是一個本來不存在的世界,是一個張青雲,根據科技發展,延後五十年的世界。

所以,張青雲也無需在乎這個世界所謂的規則法則。

“這個就好辦了。”

蘇木草笑了笑:“曉紅姐姐,我幫助你吧,你還是太心善,這也是他欺負你的原因啊。”

梁曉紅有些羞愧:“你要如何幫助我?”

“這樣吧。”

伸手一抓,唐峰的靈魂被蘇木草抓到手中,唐峰的魂魄,在蘇木草手中無聲嘶吼,卻是無濟於事。

蘇木草甜甜一笑:“就讓他六十六年,輪迴成豬,而你下一世成為養豬人,每一年豬出欄,他都會被留下,然後宰了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