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赫敏在製訂之前那樣一個計劃的時候,心中所期待的就是像此刻這般,藉著互相對敵的態勢,去儘可能地套取她們目前所最缺乏的“情報資訊”。

在麵對一個必須要去麵對的敵人之時,實力上的懸殊或許還有轉圜的餘地,可對自己的對手近乎一無所知的現狀,卻一定是最為致命的了。

對此,聰慧且敏銳的赫敏心裡很清楚。

而且她也知道,要想從那個好似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子無懈可擊的氣息的神秘女人身上“鑿”出哪怕一點可用的資訊來,首先要確保的便是雙方之間能夠形成一份相對對等的局麵形勢。

為此,即使會很勉強、即使需要以生命作賭注,她也早已決定了,不論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因為這已經是她所能想到的,在麵對那樣一個強敵時最有可能捕捉到那一絲飄忽不定的勝利機會的做法了。

然而遺憾的是,自始至終,她們當中都冇有一個人能作為一個“對手”,去真正站穩在那女巫克恩的麵前。

結果最後做到了這一點的,還是瑪卡。

說起來,這一局麵似乎也同樣是在赫敏的打算之中的。畢竟她在之前所做的便是那樣一番籌謀,甚至還因此而令得哈利心中好一陣地糾結。

可事實上,她自己其實也不想的——如果是隻憑自己就能做到的事情,她又怎麼可能會把希望都放到連自己都無法把握掌控的地方去呢?

瑪卡是回來了,可瑪卡又還冇有回來!

或許打從“這一個”瑪卡從冰棺中甦醒歸來時起,赫敏就已經隱隱約約地感覺到這一點了。他那份對大家若即若離、彷彿始終都隻在邊緣處遊離徘迴的距離感,就是最好的證明。

但是,冇辦法。

赫敏同樣有一種預感,也許到了最後,大家能夠依靠的仍然就隻有他……也隻會是他。

如果這就叫做“信賴”的話……

嘎吱。

轟!

在一聲如平地起驚雷一般的突兀巨響中,牆角處略垂著頭的赫敏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那就這樣吧!”

她的輕聲歎息就隱在那聲轟鳴中,似乎帶著一絲的落寞與不甘,卻又好像是終於……鬆了口氣。

……

一肩挑起無數人命運的壓力,可不是誰都能輕易承受的。這段時間以來,哪怕是信念強如格蘭傑小姐,也被那份重擔壓得幾乎喘不過氣。

蓬!

蓬、蓬、蓬、蓬、蓬、蓬!

璀璨而又致命的翠綠在瑪卡的身前頻頻綻放,在點點晶瑩隨之浮動四散之際,死亡的陰影已然籠罩了他所在的整片區域。

僅僅是第一次出手,克恩就已經將這周圍徹底變成了一片生命的禁區。那似星光、似火花,又彷彿更像是螢火蟲的塵屑光斑,便是瑪卡所見過的最美麗的冷酷殺手——這是連此前與其交過一次手的哈利都能察覺到的事情,他當然不會不知道。

隻不過,比起剛剛隻是圍繞著克恩本人盤旋遊轉的狀態來,此時此刻,已然滿布殺機。

女巫克恩本就並非是一個和善的人,彆看她在這之前似乎對赫敏她們一再留手,其實那隻是赫敏等人冇有對她的打算真正形成威脅罷了。

赫敏的想法其實是對的,如若真的有人能夠對她造成阻礙的話,她也並不會介意重塑立場,將那個人視為與自己地位相對等的敵人。

而對於自己的敵人……她可不會有什麼好脾氣!殺伐果斷從來都是曾經那個征戰頻發的時代之中,每一個勝利者所必須具備的基本原則。

要不然,雖說其實當年她也並非自願,卻也不會被冠上“死亡女神”這樣一個可怕而又充滿威懾力的稱號了……

“你身上帶著驅散魔力的魔法陣物品,但要我說,這恐怕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過道的前方,站在禮堂中央那張小圓桌邊的女巫克恩正冷眼望著這邊的瑪卡,一臉平靜地說道:

“這樣或許可以最大程度地削弱向你攻擊而來的任何魔法,連規則魔法也不例外。畢竟巫師所催動的規則,到底不是天地間的自然法則,也脫不開需要魔力去催衍的基本原則。”

“但是,”克恩就像是一位魔法學校的普通教授一樣,站在那裡隨意但又不容置疑地道,“你這樣做,就等於是也順帶著交出了你所有的反擊機會——將自己所在區域的魔力都全數排空的你,還能作出什麼像樣的反抗呢?”

冇有魔力就不能使用魔法,這是自古以來所有巫師……不,是所有魔法生物都必定要遵守的鐵則。

就像當初的伏地魔,在所在區域的魔力都被瑪卡的陣式驅散一空的情況下,連吉德羅·洛哈特那樣的貨色都能一腳踩到他的臉上去,換做彆人其實也是一樣。

這座陣式,原本應該是作為陷阱來用的,可是現在,瑪卡卻是把它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可至少效果還是不錯的,不是嗎?”

仍在死亡陰影籠罩之下的瑪卡倒是依舊鎮定。

“三級規則啊!”他左右看著自己周圍那仍舊包圍在一定範圍之外的那些恐怖光斑,欣賞著、並不無讚歎地道,“恐怕我這輩子都觸碰不到這等層次的力量了……但是就算隻是幾秒、十幾秒,我也將它擋住了,不是嗎?”

“但你卻為此拋棄了你的可能性。”

說到底,作為一個魔法道路上的前輩,看得出來克恩還是很欣賞瑪卡這樣一名天賦足夠優秀的後來者的。

隻可惜,互相為敵,似乎早已經是註定的了。

“彭!”

“彭!”“彭!”

在一簇驀然迸發而起的耀眼綠輝中,瑪卡的身影瞬間便被徹底淹冇,然後又是第二簇、第三簇……每一簇都豔麗得好像盛夏夜空的煙花。

就像磁石一樣,驅散魔力也是要看本身的斥力是否足夠強的。如果外來的魔法能量能夠強大到一舉壓過那份陣式形成的對外排斥力,那麼就算是經過削弱的三級規則魔法,那也還是三級規則魔法。

死亡法則,可是從不容情的!

“瑪卡——”

早在之前,就在失神中被遠遠推到了一邊的哈利,這會兒也終於回過了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