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任逸看向流淌著黑水的貨架子,上麵的蔬菜都看不出原形了。

這有些出乎預料之外——他本以為會帶回什麼值錢物件,就像欽南城的奇石一樣。但這趟居然至采購了些吃食,而且都腐爛了,很明顯不會是降臨者。

“等等,剛卸下來的貨?”傳真與任逸突然察覺有什麼不對,異口同聲問道。

還以為是放了倆月的……

那人聲音越說越低,“昨天還好好的,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就……”

任逸猛地一拍雙手,“這就是輻射汙染!”

“好端端的事物絕不會在一夜之間腐爛成這種地步。”

這又是一條線索。

任逸腦內飛速思考,在倉庫中踱起步來。

好好的人突然瘋了;取向正常的雇傭兵突然互相搞在了一起;新鮮的事物一夜之間腐爛……

“哎呀,這都中午了?”遠處,傳真的聲音恍然傳來,他抬頭看著視窗外的陽光道,“該吃飯了。”

“師父,你也太著急了吧,”旁邊的雇傭兵抬起手錶,“這纔不到……10點?”

任逸在旁邊踱步,突然停了下來,瞪大雙眼,怎麼可能?

他一路開車過來的心知肚明。停在李景林大門口時都八點半了,現在好幾個小時已經過去,怎麼可能還不到10點?!

咕嚕咕嚕,就在這時,任逸肚子裡傳來一陣饑餓感。感知力是很準確的,不會有假,很明顯已經幾個小時冇吃東西了。

任逸抬手看了一下,隻見上麵的數字更加離譜——居然顯示是夜裡12點!

手錶壞了?

就在這時,其他的庫房看守紛紛掏出手機。

“已經下午……兩點了?”

“不會吧,明明還不到一點……”

啊?任逸一頭霧水,到底是幾點?

“把你們所有人的指南針都拿出來!”任逸突然衝到他們麵前。

不一會,十幾個指南針擺成一排列在任逸眼前,磁針向著各個方向胡亂轉動,冇有兩個的方向是一致的。

“果然。”任逸點了點頭。

“看出什麼了嗎?”傳真道。

“這也是受到了降臨者的影響。”任逸看向眾人,“它會使正常的人變得瘋狂,新鮮的事物變得腐爛,正確的時間與方向變得混亂……雖然表現形式不同,但都是同一種本質!”

“這個降臨者隻有一種能力,那就是——”

“‘崩壞’。”

同時,任逸腦中浮現出忒彌斯女神的聲音,與他異口同聲說道。

砰砰!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幾聲渺遠的槍響,在寂靜空曠的荒野上方格外令人心驚。

“怎麼回事!”倉庫裡的眾人紛紛轉頭,向著聲音來處張望。雇傭兵們慌裡慌張衝回武器庫,端起自己的槍。

“那邊是哪?”任逸皺眉。

雇傭兵答道,“是我們的種植園。”

任逸轉身向著大門口一指,“帶路。”

嗡——

空氣中突然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波紋,所有人胸口莫名一堵,噁心的眩暈感噴湧而出。

“輻射濃度再次增強了!”忒彌斯女神輕道。

突然,任逸背後傳來一陣莫名的震動。

他詫異回頭,什麼都冇有。

難道是……?

他的視線落在了肩上半掌寬的黑色斜揹帶上。

“啊!”

門口的一聲尖叫突然打亂了他的思路。

隻見那走在最前麵的雇傭兵咚地一聲直挺挺跌倒在地,兩眼恐懼地仰頭看著門外,不由自主地兩手撐著體麵,嗖嗖向後退去。

“怎麼了!”

任逸精神一震,一把掀開他,反手抽出象王,率先擋在門口。

他本以為,映入眼簾的會是血淋淋的地獄圖景,無數瘋狂的人站在對麵等著將走出的人撕成碎片;卻冇想到外麵一個活物都冇有。

但即使這樣,外麵的離奇景象也足以讓任逸渾身冰冷——

外麵本該是平坦的停車場,此時卻變成了一幅空間扭曲錯位的奇景!

原本平地而起的倉庫此刻聳立在一條險絕的樓梯上,底下如同萬丈深淵,無數交錯縱橫的白色扭曲樓梯在下方互相穿梭,彷彿一團打了結的毛線!

不斷有各種各樣的走廊橫截麵突兀地連接在樓梯上,這裡變成了一個無比複雜的迷宮,每一條路都通向未知!

任逸仰頭看去,隻見上方原本的天空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仍然是死結一樣互相纏繞的樓梯。

更詭異的是,無數橫著、倒著的芭蕉樹無視重力的影響,在樓梯之間的縫隙伸展著——

以倉庫為中心,整個世界原本的秩序開始崩壞,一片混亂!

“怎麼回事?”

“這這,這怎麼辦啊!”

雇傭兵們仰著頭一步步後退,滿臉無法置信。他們再身經百戰也冇見過這陣勢,個個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崩潰大喊。

“衝出去,拚一把又怎麼樣!”任逸身後一個方臉的高大漢子牙關緊咬,向著陡峭的樓梯就衝了出去。

唰——

他的一隻腳踏在了樓梯上,但卻傳來踩空的怪異觸感。

正在他感覺不妙之時,門外的景象一陣波動。一聲淒厲的慘叫響徹整個倉庫,他的右腿瞬間消失不見!

眾人手忙腳亂將他扯了回來,血花在地上噴灑,失去一條腿的漢子痛苦翻滾著。

噠噠噠!

有個年輕的小夥子已然承受不住這詭異的壓力感,眼神已經失控。他一言不發端起機槍,衝著扭曲的門外景象就是一頓亂掃。

冒著火星的子彈接連吐出,飛入走廊,然後像進入了虛無世界一樣消失不見。

“冇、冇了?”眾人怔怔看著這難以用常理揣度的空間,背後一陣冷汗。

“啊!”

就在這時,那端槍開火的小夥子一聲慘叫,身形一陣抽搐,胸口冒出血花,雙眼渙散地跪倒在地。

他打出去的子彈莫名出現在走廊上的各個方向,向著大門內又飛了回來!

接連幾聲慘叫,離門近的四五個人冇有反應過來,紛紛中彈死亡。

“救命……”一群人絕望地愣在原地,等著子彈落在身上的一刹那。

砰!

突然,一道透明氣牆擋在了所有人眼前,接住了雨點般傾落的子彈!

所有人轉頭,隻見任逸張開兩手,死死頂住那無形氣牆!

“不好,”突然,任逸睜大雙眼,那波潮水一樣的扭曲波紋已經蔓延到門檻上,“輻射正在向內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