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燕看著十幾個小乞丐和八個酒坊少年使勁搬動著一個個沉重的破箱子,低聲問道:“臭小子,這些……不會是……?”

“會是!”

“啊?果真是……?”

“果真是!”

“NND,還真是缺德的銀子最好賺!一個瓦子街幾個月就能掙這麼多銀子,這些窯姐得累成什麼樣啊?”

宋文翻了個白眼:“世界上隻有累死的牛,冇有耕爛的田!”

李燕想了想:“言之有理!”

宋文突然皺了皺眉,低聲說道:“你可知道,最近有個死了夫人的江南富商迷上了春娘?明知道春娘已經不接客了,還是日日追求花錢如流水一般……還起誓發願的說要娶春娘回去做夫人!春娘回絕了好幾次這廝還是死皮賴臉的……不過,我看春娘已經厭倦了這風月場,所以……我隻問你一句話,想不想帶春娘離開瓦子街?”

李燕愣了一下、皺著眉歎息一聲……“春娘是個好女子,性子也和我的意!就是……就是我混跡江湖四十載,一事無成!投江湖做不來心狠手辣的勾當做不成一方大佬,投權貴將門又不會溜鬚拍馬裡外圓轉……我知道,他們就是想把我當傻子利用,連我師兄怕是也得落得個這般下場!你說……我要是讓春娘跟了我,我拿什麼給她?榮華富貴?還是人前顯貴?我都四十歲了,老了……不耽誤她了。”

宋文冷笑一聲:“人老心死壯誌未酬?那你還投什麼軍?直接做一輩子老乞丐得了,要不然給我看家護院半輩子,一個月我給你十貫錢……夠你混吃等死了!”

“小兔崽子,皮癢了是吧?敢這麼跟你爺爺說話,是不是這兩個月冇教你練拳你就忘了紮馬步捱揍的滋味兒了?”

宋文哼了一聲:“春娘贖身的銀子自己都攢夠了,一共三千兩!春娘說了,不看家財隻看誠意……誰能對她好一輩子她就跟誰走!這幾日聽到訊息的紈絝子弟和京城的商賈都動了心思,可還是那個江南富商最有誠意。您老人家還真彆湊這個熱鬨了,冇誠意反倒丟人現眼……”

“你……我……唉……”

李燕自此整日悶悶不樂,宋文也懶得搭理他。

傍晚十分,宋文先安撫了一下五家佃戶,承諾他們不論田地出產多少,隻收三成租子!把五家佃戶樂得連連道謝,歡天喜地的回去了。

林沖低聲問道:“哥哥,咱又不缺那幾鬥糧食,為啥不免了他們的租子?”

宋文看了看林沖:“這是規矩,收不收收多少是咱們的事,交不交交多少是他們的本分!我可以接濟他們一百兩銀子,但他們還是得交我三成的租子……而這已經是汴梁周邊甚至是大宋境內最低的租子了!每個人隻要都能做好自己分內之事,那就是真正的太平盛世……就算是亂世,靠著鐵打不動的規矩,不管是行軍打仗還是守護一方!都是世人的立身之本……明白了嗎?”

林沖仔細想了想,點點頭。

安春和十幾個小乞丐出身的少年一聲不吭的分發著炊餅和乾糧,還有清水裝在木桶裡麵。

七十多個少年已經在水井旁邊洗刷乾淨了,現在穿著乾淨的衣服死死的攥著發下來的饅頭炊餅、繃著小臉看著宋文和林沖。

救他們脫離苦海的李燕交代過,他們的主人就是這個看起來有些瘦弱的挺拔少年……文哥兒!

宋文有些詫異,旁邊的安春低聲說道:“哥哥,他們……他們不敢吃,得您發話纔可以!吃東西,對他們來說要麼捱揍要麼就得做奴才……”

宋文心裡一緊,趕緊抬起右手……“你們聽著!我以後就是你們的……你們的哥哥!我宋文這輩子,隻收兄弟不收奴仆……因為我自己當年就是被人牙子拐賣的小奴才!所以,就算我有多少錢多少產業!我也會竭儘全力救助能救的同命人,以後隻要你們聽話,有我宋文一口吃的、就不會讓你們捱餓!咱們抱團取暖好好的在這世上活下去……現在,吃飯!”

一群孤兒死死的攥著手裡的乾糧,仔細的看著站在前麵的宋文……然後突然轟的一下開始狼吞虎嚥起來,一個個噎得連連打嗝、卻都捨不得去喝水。

宋文知道,一下子讓這些戰戰兢兢的小乞丐孤兒吃的太多肯定出事,可還是忍不住讓安春熬了三大鍋肉湯……

房子一時間不夠住了,先用乾麥草搭上幾張大通鋪、六個女娃娃安置在後院,剩下的就隻能先住倉庫了。

安頓好這些孩子,宋文隻覺得一陣頭大如鬥!安春他們都是汴梁街頭掙紮活下來的小乞丐,現在對他死心塌地,可畢竟大了一些好照顧。八個酒坊少年更是比宋文也小不了幾歲,現在都以宋文的心腹自居了。

可這些孤兒娃娃最小的怕是隻有七八歲,大一點的也就十一二歲……這,這怎麼搞?做飯洗刷照顧他們就是一個難題……糧食銀子還好說,宋文現在養活他們那是綽綽有餘,可缺的……是女人!能持家整理家務的女人……

女人宋文能找來許多,可那都是花枝招展風情萬種的青樓姐兒!照顧這些臟兮兮畏手畏腳的娃娃,怕是這些娃娃都比那些姐兒會生存……離開了男人,這些姑娘還能做什麼?

宋文愁眉苦臉的回了舊院子,李燕苦笑了一聲……“這下麻煩了,教他們武藝我倒是可以!可安頓他們吃喝拉撒我可真是冇咒唸了……要不然,咱們雇幾個嬤嬤?”

宋文咬著牙道:“既然都是一張白紙,那就重新來過!大不了,就按軍訓那樣的規矩養著,讓他們學讀書識字、練習武藝,還有兵器騎馬射箭……我再搞個訓練場!”

李燕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大叫道:“兔崽子!你還說你不想造反?你這是要養死士嗎?”

第二天,留下安春看家做飯。宋文穿了一身舊布袍和林沖跟著李燕騎了幾匹馬帶著李二郎和三個身手最好的少年下了山……他們七個要去流民乞丐裡麵招募一些工匠!

鐵匠、木匠泥瓦匠。現在宋文急需能信得過的人來幫忙建造自己的莊子,而什麼人能比流民逃戶更珍惜一份來之不易的溫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