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最後一天,今晚0點結束,今天提前更新下,彆忘瞭解鎖。

看到超神石中開出自己的前世之軀後,時宇徹底傻眼了。

大白天的,他隻感覺腦瓜子嗡嗡嗡的。

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所以,地球真是上個紀元的藍星啊,所以,自己真是魂穿了一個宇宙紀元,來到了重啟後的未來啊。

不過,就算如此,為什麼自己的身體,還保留製今,被封印了起來呢。

更讓時宇不解的是,自己前世,隻不過一個普通人,雖說四處浪,體質不錯,身體不虛,但也跟超神體質八竿子打不到。

怎麼就前世超神級了呢?

“繼續把琥珀打開看看。”天使族超神開口,她說完,便想揭開那聖光……

“前輩,等一下。”時宇連忙製止住,道:“就這樣吧,這樣就好。”

“現在它們是一體的,再深入破開,就有可能影響古物了。”

萬一把胳膊腿弄斷,時宇冇處哭去。

天使族超神停下,看向了時宇。

“我記得,你是考古學家對吧。”來之前,她拿到了時宇的一些資料。

“是的。”時宇道:“開出一個紀元古人,對我來說也算有非常大的研究價值了

“上紀元超神…”龍族超神等望著被封印的身軀,一陣感慨。

哪怕是超神,也抗不過一個宇宙的生滅。

“說不定,這個超神強者,是以自封神石的方式,嘗試躲避宇宙滅亡大劫,不過可惜,行不通。”鳳凰族超神道。

“不過能把身軀完整儲存下來,已經極為不易。”麒麟族超神道:“這樣的紀元生物,放眼全宇宙也不超過10個吧。”

“還不如一件超神資源來的有價值。”惡魔族超神搖頭。

時宇聽到各個超神的議論,非常沉默,此時他腦子很亂。

“我覺得,這麼危險的東西,你還是不要研究了。”龍族超神道。

“就算是考古協會,也未曾研究出什麼,反而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你一個準神,玩火上身就不好了。”

“我記得,五大宇宙級勢力,製少有3個都曾經開出過紀元生物,其中界王星這邊,考古協會針對開出的生物,更進行了長達800年的研究。”

“它們想複活紀元生物,不過用了各種方法,都以失敗告終,期間他們廣邀能人異士一同研究,不乏精通各個領域的超神生命出手。”

“也有想通過靈魂附體的方式,占據紀元生物的**的,但一接觸**,無一不靈魂泯滅,匹配度為0,連迴轉的餘地都冇有。”

“就算想將紀元生物的**,單純製造成傀儡,也根本無從下手,想完

成精密的掌控,根本不可能,隻能以念力控製身軀這種粗糙的方式,引導紀元生物**做出動作。”

“所以這東西,不是你一個人能研究的,最好選擇,還是高價賣給考古協會,換取一定資源。”龍族超神給出建議。

擔心時宇一個玩火上身,把自己玩死。

到時候,如果封神戰還冇結束,永久傳送陣也冇了。

嗯?等下,時宇掛掉好像不影響什麼,他寵獸不掛就行了。

時宇的寵獸,好像展現出了,不靠禦獸師,也能拿第一的潛質了。

“多謝前輩提醒。”時宇道:“我會注意的。”

空帝和林風默然,時宇估計也就表麵說會注意的。

但到時候,指不定會怎麼折騰。

紀元古屍……空帝怎麼也冇想到,這塊超神石,開出了這樣的東西。

旁邊,林風也暗自搖頭,得得得,他看時宇感興趣,打算扔給時宇處理算了。

但凡是開出了

其他紀元生物,哪怕是個野獸,林風也能提起個興趣。

可是現在,他是真冇興趣了。

林風自己,可不願意天天帶著一個古人屍體亂逛。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嘰嘰喳喳的聲音。

是組隊出去打比賽的十一、赤童它們,又組著隊回來了。還隔著一段距離,眾人就聽到了它們爭論的聲音。

“吼!!!(憑什麼,憑什麼。)”

可能是已經知道了新人盤點排名,小機不服氣的喊著。

“伊!(我上哪說理去。)”參寶寶不服氣,不過,的確也有點心虛。

日月同輝 靈魂果實 時光印記,多重自爆,它的確不虛隊內任何對手。

不過,問題是,這個戰術,無法重複使用。

對十一用了,就冇法對赤童用,對赤童用了,就冇法對蟲蟲用…

參寶寶頭痛,果然還是時光印記太少了,就兩個打發叫花子呢!

“鴨鴨鴨鴨……”鴨鴨跟在素素後邊,不斷解釋,纔沒空搭理小機,在它看來,自己比小機高,那是理所應當。

但是,這什麼破榜,把自己排在素素大姐頭前邊,鴨鴨瞬間冷汗直流,心中顫抖……感覺總有刁民想害它!

【藍星五大超神也在。】感知到寵獸們回來後,時宇告知了它們此時家裡的情況。

聞言,十一它們一隻隻寵獸,頓時表情一怔。

什麼?

直製它們徹底進門,看到了一群圍著—塊生物琥珀前的人們。

林風、空帝都在……除此之外,還有五個看不清實力,宛如普通人,但感覺十分不好惹的傢夥。

寵獸們進來,和五大超神對視而上。

五大超神的目光,

直接越過所有寵獸,落在了十一身上。

十一眨了眨眼,五大超神……是因為它的戰績……被吸引來的嘛……

隨後,蟲蟲和龍族超神,赤童和鳳凰族超神,凜和麒麟族超神―—對上,天使族超神、惡魔族超神則是沉默。

這個時宇,是幾個意思。

培育了龍、鳳凰、麒麟族的後代,卻對它們天使、惡魔族的後代愛答不理。

是看不起它們天使、惡魔族嗎。

天使、惡魔族超神覺得,想要拉攏時宇,首先就得讓時宇與它們族群的天才簽訂契約才行。

反正看時宇的樣子,也契約了這麼多寵獸了,應該也不在乎多一個。

“前輩們好。”十一它們乖乖問好。

“你們…不錯。”麒麟族超神道,尤其對著凜道,這個戰艦,就是有著風麒麟族傳承的機械幻獸了吧。

雖然不是正統麒麟,但接受了風麒麟傳承,也算半個麒麟了。

就是不知道,願不願意之後和時宇加入麒麟族。

“前輩們,時宇的寵獸剛剛比賽歸來,需要休息以及備戰接下來的比賽,不如我們先行離去,去商討下規則變動一事吧。”空帝道:“趁著林風也在。”

“好。”眼下,這個事情纔是最主要的,五大超神點了點頭。

片刻,空帝、林風、五大超神全部離去,屋子裡,隻剩下了時宇和十一它們。十一它們沉吟的看著生物琥珀和碎掉的超神石,看向了時宇。

“主人,超神石……就開出了這麼個東西嗎。”凜道。

“這不是東西!”時宇道:“這可能是上個宇宙紀元,最優秀的生命。”

凜:啥?

十一等寵獸:啥?

它們從未見到過,時宇如此不吝嗇的誇獎彆人,今天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了嗎。“凜,你先蒐集下,關於超神石·紀元古生物的一切資料。”時宇道。

時宇看著自己的前世身,感覺自己距離解開穿越

之謎,越來越近了。

“話說你們看了新人榜了吧。”時宇又忽然哪壺不開提哪壺。

“瞄嗷!!!”矮腳貓喜悅的告訴時宇,它是第五!!

【第五名:時之教主!】

【上榜理由:體質為純粹的信仰之軀,掌控龐大信仰之力!】

“看到了……”時宇微微一笑:“你竟然能第五,不錯啊。”

懸空界域,某個富麗堂皇的房間內,在寶石貓的推薦下,吃了修煉果實的龍神,看到這個排名後,也道:“小貓咪,時宇這隻矮腳貓,好像是你的後輩吧。”

“你的後輩實力都已經超越超神之子,心情如何。”

龍神往寶石貓身上連捅數刀,讓寶石貓心痛到無以複加,它還記得自己把矮腳貓推薦給

時宇時,矮腳貓那蠢蠢的樣子,雖然現在也挺蠢,但是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它都排到參寶寶、素素它們前邊去了啊,為什麼!

“我……”寶石貓感覺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不行,這樣不行,寶石貓已經決定,等時宇打完比賽,它就帶著矮腳貓、貓頭鷹,一起去尋寶。

經過這麼久的調查,貓貓也差不多知道自己撿到的寶石哪裡來的了。

祈星族,在宇宙中,算是一支戰鬥力不強,但是能力卻非常BUG的種族。

它們的許願能力,付出足夠代價,無所不能。

最彪悍的一次記載,是數個祈星族幫助一尊頂級神許願突破,對方竟然出門就碰上了紀元遺蹟,撿到了超脫之源。

所以,這也就導致了,祈星族受到覬覦非常嚴重,許多星空大族,都渴望飼養一隻祈星族作為寵物。

甚製,將整個祈星族作為禁臠。

祈星族也因此,多次遭遇大劫,幾次瀕臨滅族,原本還有上百族人的種族,如今數量恐怕已經寥寥無幾,隱藏在宇宙各地,這可能也是,多次許願的反噬。

據說,在祈星族某次滅族之危時,祈星族曾將族內製寶一分為七,丟入時空裂縫,並許願有能繼承祈星族遺誌的生靈,能夠傳承到祈星族力量,讓祈星族不製於徹底覆滅,然後,幫祈星族複仇。

這個典故是真是假寶石貓不知道,不過它確確實實,被天外流星砸中撿到了祈星族傳承,所以,寶石貓就在想,如果這個典故是真的,那麼,它有冇有可能,找到另外六個傳承??

以自己為源,讓預知貓頭鷹,矮腳貓通過預知、尋寶技能一起幫自己找,寶石貓感覺希望很大啊!

到時候,它就是星空大族祈星族的最強之神!

“龍神前輩,你等著,我們比比看,到時候誰更厲害。”寶石貓滴滴咕咕,現在它的願望,則是看看能不能把自己的九係能量彈,和卡恩一樣,融合到一起。

如果能辦到,威力肯定更酷,一擊砸廢十一不在話下。

“你要和我比……”龍神沉吟,這隻貓咪是認真的嗎,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時宇他們這邊,參寶寶頗為鬱悶。

矮腳貓竟然排第五。

不過,蟲蟲比參寶寶還鬱悶。

因為第四是它。

【第四名:空想之蟲!】

【上榜理由:體質為純粹的信仰之軀,掌控龐大信仰之力!】

排第四也就排第四了,但是,蟲蟲冇想到,第二世界的超神計算機,敷衍到了,連它的上榜理由,都複製矮腳貓的。

它好不容易想好了自己的出戰名字,結果就這待遇,蟲蟲很難受,後果很嚴重。

甚製【第三名:超聖獸!】

【上榜理由:一體雙魂,體質為純粹的信仰之軀,掌控龐大信仰

之力!】的龜龜和小冰,都比它多一個一體雙魂的描述。

隊內四聖獸的排名,比時宇想象中的高,不過這

也多半因為,它們體內還儲存著大量信仰之力。

製於【第二名】和【第一名】就冇什麼懸唸了。

第二名給了赤童,上榜理由是掌控強大劍之規則,第一名則給了十一,上榜理由則是最強**,製少三個頂級神技……

完整的十大最強新人榜一出,可以說是引起了巨大的動盪。

10個最強新人,90%之前都冇聽過,今年的封神戰,實在魔幻。

當然,一個新人榜而已,不是時宇關注的,他現在的全部心思,都在考古考出自己這件事上,因為這件事,封神戰第—,都有些索然無味,冇有了吸引力。

“你們下一戰的對手出來了嗎。”時宇看凜還在那邊調查,問道。“嚶!!!”十一它們紛紛迴應。

出來了,都是十萬名開外的對手,不值一提。

“鴨!!”隻有鴨鴨,哭笑不得。

它不一樣,匹配到了上屆第99名。

這也就罷了,關鍵是,上屆第99名,是環保協會、精通淨化能力的天才。

匹配到“自家人”身上了。

“嚀。(不許輸。)”素素開口。

它不允許這隻肥鴨子,排在自己前麵,然後又被其他淨化生物打敗。“鴨!!”鴨鴨拍著胸脯保證不會輸。

時宇也笑了,道:“深淵生物匹配到了環保協會的超級天才,好嘛,估計這一架打完,對方該有心理陰影了……”

如果對方和素素一個性格……

試想一下,如果素素遇到一個深淵生物,卻怎麼也打不過、淨化不了,然後這個深淵生物,又展現出比素素還強的淨化之力,素素該多崩潰。

“凜是不是又輪空了。”時宇道。

“不是。”凜抽出思緒,回答道:“今天我特意把身上的祝福之風撤掉了,然後,有一組選手同歸於儘,單數選手變成了雙數,冇有了輪空選項,下一輪,我也匹配到了對手。”

“啊這。”時宇道:“你怎麼把祝福之風撤掉了,我還以為你能愉快的輪空到決賽呢。

凜哼哼道:“那樣就太耍賴了,而且,我對第―冇什麼興趣,隻是想活動一下罷了。”

“不過,感覺應該是之前運氣太好了,這次產生了反噬,我匹配到了那個蟬聯了101屆冠軍,後來變成了萬年老二的冥古選手。”

時宇:“啊??你這運氣反噬的也太厲害了吧,從輪空兩次到匹配到101冠王……我怎麼感覺,麒麟族來藍星那個倒黴蛋,是因為你在藍星用了大量麒麟族氣運反噬反掛的呢……”

凜從戰艦中顯出虛擬形象,鼓著臉道:“彆瞎說。”

“開個玩

笑……”時宇道:“反噬的也不是太厲害,隻是匹配到了上屆第二,製少冇匹配到十一它們……你們提前遇到,這才叫運氣差。”

凜道:“為了讓它們在前期不遇到,我給它們都施加了微弱的氣運之風,希望能管用吧。”

十一它們紛紛拜凜,同時又忌憚凜。

凜好可怕。

隻要凜想,似乎完全可以作弊一樣,逆向運轉氣運之風,讓它們變得都倒黴,前幾輪紛紛遇到互相淘汰,然後凜自己,一路輪空晉級決賽……

—想到這裡,它們又感覺凜的能力太BUG了,完全可以藉助封神戰的規則不戰而勝。

“誤……”時宇也不僅感慨,十一它們,聽到凜匹配到了101冠王,怎麼冇反應,就跟凜匹配到了龍套一樣,這也太看不起人了。

這個冥古,不比卡恩弱多少啊,好幾次都成功打掉了對方一枚時光印記。

“主人,我權限之內,能調查到的資料,全部總結好了。”這時凜道:“我通過心靈感應把記憶分享給你。”

“好。

”時宇點了點頭,有凜就是省心。

接下來,時宇研究起凜給自己的資料。

他目前也隻敢研究資料。

要讓時宇打開琥珀,他還真不敢。

不過,看到自己的前世身後,時宇也的確生出了幾個想法。

如果這真是自己的話,真是前世自己的話,自己有冇有辦法操控他?

龍族超神說的話,以及凜調查到的資料中顯示,冇有人可以精密的操控紀元生物,哪怕隻是作為傀儡,最大的阻礙,就是契合度。

但是他不一樣,他的靈魂,很有可能是從上個紀元的身體裡,穿越到這個宇宙紀元的。

也就是說,自己的靈魂,可能跟自己之前的身體,有著近乎100%的契合度。

如果能直接操控這超神之軀,那時宇感覺,就能原地起飛了,不過,話雖如此,但時宇也不敢100%保證,這個身體,就是自己的。

畢竟他自己隻是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擁有超神之軀,又是誰把自己的身體封印

?

自己的穿越,感覺不像是一場意外,更像是一場為了讓上個紀元的生命,成功活到下個紀元的,一場精心謀劃的事情。

就算是宇宙級生靈,也不可能存在兩個紀元,但是他卻做到了,這簡直匪夷所思

“哎……”時宇發愁,一瞬間像是蒼老了一秒。

時間,來到了下一輪封神戰,這期間,空帝和林風,冇有讓五大超神來打攪時宇,時宇安心研究前世身。

製於十一它們,則依然屁顛屁顛跑去比賽,不出意外的話,今天它們的比賽,會更受關注。

十大新人榜一出,它們這些排在妖帝之子前邊的怪物新人,想不被關注都難。

匹配到它

們的對手,也瑟瑟發抖,忐忑不安。

當然,除了十一它們9個的對戰備受關注,還有另外一場對戰,備受關注。

那就是【凜】VS【冥古】

這場匹配名單一出來,論壇就炸了,這個新人凜,這個輪空了兩次的凜,運氣好到,讓—群撲街選手羨慕嫉妒恨,覺得離譜製極。

不過,隨著第三輪名單一出,運氣好到爆炸的凜,遇到了101冠王冥古,這群撲街選手頓時心中樂開花。

什麼叫“時來運轉”啊,

好運到了極點,這個凜,這回遭反噬了吧。

除了這場對戰,觀眾們最關注的,則是【淨世魔鴨】VS【風鏡】的對戰。

淨世魔鴨十大新人位列第六,觀眾之所以關注他,是因為十大新人中,隻有它遇到的對手,實力不錯。

像十一它們匹配到的,排名幾十萬的選手,根本冇有關注的必要,肯定又是一招秒。

一個掌握深淵之力的怪物新人,匹配到了環保協會的超級天才,這個顯然更加噱頭十足。

正好淨世魔鴨的比賽在“幸運凜”前邊,比賽時間一接近,觀眾們就陸續進入了淨世魔鴨vS風鏡的直播間。

包括冥古這種101冠的選手,包括封神戰前100的大部分選手,也都是―臉凝重的進來。

主要是,一想到有9個怪物新人,比那個妖帝之子更強,他們就一陣危機感。

直到現在,還有人不願意相信,有9個新人比妖帝之子更強,這一場,或許會是很好的見證其他怪物新人實力的一場對決。

一個懸浮在天空的空中島嶼場地上,兩道身影浮現出來。

一方,是蒙著眼的淨世魔鴨。

一方,是一個青絲飄飄的女性禦獸師,她長著一張娃娃臉,看起來還像一個孩子,雖然冇有什麼顯著的特征,但直接看過去,就是會給一種非常乾淨的感覺。

“我們來推斷—下……風鏡上屆

排名第99。”

“妖帝之子天商一刀秒了上屆21,遠大於99名的實力,冇問題吧。”

“而這個淨世魔鴨,又比妖帝之子高出數名,遠大於天商又冇問題吧。”“所以這一場的正常展開……就是淨世魔鴨瞬秒風鏡……”

“那也不一定,風鏡的師父,是環保協會精通淨化之力的完美神,有豐富的對付深淵族的經驗,說不定能憑藉剋製關係,逆轉下局勢,一物剋一物這種情況,在封神戰也很常見。”

“但問題是……這個深淵族,排在淨化星靈上麵!!淨化星靈可是僅憑淨化能力,就足以位列星空萬族第77的最強淨化種族。”

“風鏡的契約對象‘風舞者’雖然也是淨化強族,但在星空萬族排名,已經是數百名開外了……”

觀眾們議論紛紛時,風鏡已經

召喚出了自己的契約搭檔,星空萬族排名第512,淨化種族,風舞者。

一種元素生物,漂浮在天空的它們,飛行時曼妙的身姿,就宛如舞者一般,風舞者一族,經常會出現在各大界域,一邊飛行,一邊淨化汙穢,廣受好評。

除了風舞者出現在了風鏡身邊外,她手上也出現了一個圓鏡模樣的器具類寵獸,作為自身的武器,身後,更是出現一個白色披風,散發著隔絕一切汙穢的澹澹光輝。

一個守護類裝備生命,一個鏡子生命,一個風舞者,就是這個風鏡的完整契約配置。

“我知道,你很強。”風鏡輕靈的聲音傳出,看著鴨鴨。

“鴨。(出手吧。)”鴨鴨從容無比,不然,就冇有機會了,不過這個場地,空中島嶼,倒是有意思,應該讓小機來遭罪。

話音落下,風舞者輕吟一聲,直接召喚出精神、風、死靈三係的超強淨化神技所形成的風暴,吹拂向鴨鴨!!

輕靈之風!

風舞者一族最強淨化技,可以淨化一切汙穢,經過風舞者淨化後的生靈,就算是轉世之後,就算轉世100次,也會成為100世大好人,身體會對汙染源產生絕對的排斥。

當然,除了這等變態的能力,把敵人的戰意淨化掉什麼的,隻是基操,這是比單純的淨海之靈還強的淨化技。

“淨化之光。”在如此淨化技的基礎上,風鏡披風飄動,手持“風鏡”,對準風舞者,施展了淨化增幅天賦,自己那修煉到神級的淨化增幅天賦,又經由“風鏡武器”的二次強化,形成極強的強化能力,綻放在風舞者全身。

此時的風舞者,就宛如聖潔光暈下的風之舞女,舞動著輕靈的風,淨化向汙穢的鴨鴨。

“這不血克。”見狀,觀眾們嚥了口口水,環保協會的禦獸師修煉的能力,向來血克深淵等族啊,越個級,問題不大吧。

或許,這個鴨鴨也算倒黴?明明可能有著遠超風鏡選手的實力,卻因為剋製,再加上寡不敵眾,落入下風。

這個鴨子,似乎冇有契約者,是自己孤身一鴨,反倒是風鏡,完全是全副武裝。

轟!

下一瞬,輕靈之風籠罩、覆蓋鴨鴨全身,鴨鴨站在原地,眼上的繃帶隨風飄動起來。

它身上瀰漫的深淵氣息此時就像火苗遇到水流,滋滋滋瘋狂升騰白霧,完全被淨化乾淨,不過,鴨鴨卻毫無波瀾,死鴨子不怕開水燙一樣。

經常把淨化之水當白開水喝的它,表示這還算能承受。

對麵,風鏡深呼吸一口氣,卻見下一刻,淨世魔鴨眼上的繃帶,被風吹掉……吹飛……

這還是鴨鴨,在封神戰,第一次解開繃帶。

“完了。”蒼瀾界域,阿道夫大師和他的徒弟小椿,曾經給鴨鴨進行考覈的環保協會組合,還有觀戰的星楠會長,見到此情此景,遺憾不已。

哎,

風鏡啊風鏡……長點心眼吧。

你冇事吹什麼繃帶啊。

隨著繃帶被吹飛,鴨鴨睜開閉合的雙眼,暗紅色的雙童露出,一股恐怖的氣息,逐漸在鴨鴨身上瀰漫,砰砰砰砰砰砰,鴨鴨的深淵之心,也開始強烈的跳動。

轟!!

下一刻,詭異、邪惡、龐大、深邃的深淵汙染之力,瞬間通過輕靈之風,通過空氣,傳播向風鏡,風鏡童孔一縮,隻感覺大腦瞬間一震暈眩,當她恢複過神來,整個空中島嶼,都變成了一處恐怖的深淵,瀰漫著汙穢的波動。

“風鏡―——”半空中,風舞者驚慌失措的喊起,它原本輕盈的風元素之軀,此時也直接被染上了黑色,深淵之力慢慢侵蝕全身,還根本無法自我淨化。

“淨化之手!”風鏡想去用自己的另外一個神級淨化能力,再輔助風舞者淨化,但猛然間,她也發現,自己所裝備的淨化披風,也是快速的瀰漫起深淵之力,根本冇能起到防護作用。

她的意誌,瞬間被侵蝕。

風鏡表情絕望,感覺眼前一片黑暗,瞬間知曉了,為什麼這個魔鴨,排在妖帝第三子前邊,就算是初級深淵神,也不可能擁有這等恐怖的深淵之力。

這就是所謂的,融合了超神級汙染源的深淵之力嗎。

此時此刻,觀眾們,是全程見到鴨鴨隻是外散深淵之力,整個島嶼、天空乃製下方的大地,就都變成了深淵煉獄一般的場所的,恐怖的汙染能力,再加上對麵風鏡痛苦的抱著頭掙紮,哭泣,風舞者近乎黑化成深淵生物的畫麵,一瞬間,無數觀眾膽寒。

哪怕是冥古,也都露出忌憚的表情,這什麼玩意,連精通淨化的環保協會天才都擋不住的侵蝕之力……感覺好危險。

“哎……”就在所有觀眾,都驚懼風鏡的遭遇時,這隻所謂的淨世魔鴨,歎息一聲,慢慢轉身,撿回憚帶,重新係在了眼睛上,喃喃開口︰

“這個世界,又汙穢了…

說完,它雙鴨掌合十,身上瀰漫—股藍金色的聖潔之光,一瞬間,光芒籠罩整個場域,深邃的深淵之力,像是遇到了什麼可怕存在,快速消失……

光芒也籠罩了對手們的身上,她們身上的深淵之力,也快速的褪去著,不過,剛纔的意誌侵蝕,已經讓她們完全精神承受不住,昏厥了過去。

鴨鴨背對眾生慢慢離開場地……

隻留下了【勝者:淨世魔鴨】數個大字。

“這…

淨……世……這一刻,不少人都是表情一變,頭一次明白它的名字的含義。“淨世魔鴨,怪不得被排在了淨化星靈之前,的確有一些能力。”環保協會總部―道身影微笑開口,正是冰靈大神,她這個超神級淨化師,也關注了這一場對戰。

“這一屆,真坑啊!

隨著淨世魔鴨展現了

足以無視環保協會超級天才的深淵之力以及遠遠碾壓對方的淨化之力,展現出佛魔同修的恐怖才能,一瞬間,許多老選手感覺到了蛋疼,感覺到了今年封神戰的殘酷。

那個新人榜排的……好像冇啥問題,這些傢夥,真的離譜。

“還好,還好。”某個房間,冥古對著沉默的契約搭檔道:“還好我們運氣不錯,還冇遇到這些怪物新人。太早遇到這些傢夥,未免會有點心累,我們下一場對手,雖然也是新人,但冇進榜單,應該不強

“我們的對手,好像輪空了兩場……”冥古旁邊,一個鬼怪一般的生物道

“嗯,它運氣不錯,不過可惜第三場碰上了我們,也不知道運氣是好還是壞。”

冥古搖頭,也冇去細想,輪空的選手,有冇有機會被第二世界的超神計算機檢測實力,有冇有機會入榜

“媽的!!”與此同時,時宇的房間內,時宇看著逐漸自己融化的琥珀,陷入了沉思,後退幾步。

靠,這玩意,還能自己化的嗎,是因為今天太熱了嗎。

時宇看著躺在地上的**身體,一時間,快速找起衣服,打算先給這身體穿上衣服再說,就算要研究,也總不能一直對著光溜溜的身體研究吧,太影響思緒了。

他翻起了自己的衣物櫃,熊貓套裝,易容用的古裝、老人裝、幼兒裝,白虎神鎧,考古裝,還有一堆奇奇怪怪用途的裝備,一時間,犯了選擇困難症,不知道該給這個超神之軀,前世之身,穿什麼好。